徐运真

联系我们

姓名:徐运真
手机:19861158808
邮箱:
证号:13704201410419918
律所:齐鲁(枣庄)律师事务所
地址:山东省枣庄市新城民生路659号嘉汇大厦8层22号

首页: 律师文集 > 取保候审> 正文

取保候审

为了初恋与丈夫离婚却被抛弃

来源:枣庄律师   网址:http://www.whlszylh.com/   时间:2016/7/26 11:47:07

  也许是没有孩子的缘故,我和老公的婚姻少了一种黏合剂,在第七个年头,我们离婚了。

  我和老公都不是对方的初恋。老公是出于什么原因和初恋分手的,他从不提起,我也不多问。而我和初恋分手是因为外界干涉,不情不愿的,所以分手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无法走出失恋的阴影。

  后来,一个好友给我介绍了老公。也许忘记过去最好的方法真的是开始另一段感情。在老公的呵护下,我渐渐又找回了往日的快乐,并顺风顺水地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婚后最初的日子是幸福的,老公关心我,我体贴他,周末一起逛街、看电影,节假日一起出去旅游,甚至在医生为我开出了不能生育的诊断结果后,老公也没有埋怨,还安慰我说,二人世界也不错。听到老公说这些话时,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然而生活不会一直一帆风顺,有一天,婚姻的天空突然就飘来了一片乌云——老公出轨了。差不多有一年的时间,他上网成瘾,偷偷地在我眼皮底下进行了一场网恋,而我却因为对他的信任,没有丝毫怀疑。直到有一天深夜,凌晨两点多,老公的手机响了,我顺手接了,可当对方听到是我的声音后,立刻悄无声息地挂掉了电话。一切,都乱了。因为那个电话,我开始变得疑神疑鬼,开始特别在意老公的言行。这一注意,让我竟然在老公的话费单上看到了一个比我的手机号还要频繁出现的陌生号码,甚至还在老公的口袋里发现了我们从来不用的避孕套。

  我傻了,心碎了,质问老公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他低下头,一句话也不说,我要求他和那个女人分手,他依旧低着头,依旧默不作声。他是在用沉默考验我的耐心,可我没有这样的耐心,我决定离婚。事情闹大了,把双方家人也牵扯了进来,他们劝了这个说那个,最终,老公向大家保证,尽快和那个女人分手,而我也只能打消离婚的念头。

  重遇初恋,我也变心了

  可老公的一句“尽快”却持续了一年,这期间他和那个女人藕断丝连,无论如何彻底了断不了,而我的心也在他们的分分合合中被刺得伤痕累累。

  就在这个时候,我无意间得到了初恋男友的联系方式。说不清是出于什么心态,在犹豫了好些天后,我还是拨通了那个手机号。“梓游?”当这个被藏起了多年的名字又从口中叫出来的时候,就如同一个魔咒,将我所有沉睡的记忆都重新唤醒了。

  梓游是我的初恋,我们是大学同学。盛开在校园的恋情简单而纯真,我们一起去教室上课,一起去食堂吃饭,手牵手在校园的林荫道上散步……我们还不止一次地憧憬过未来,毕业后一起到北京发展。可谁承想,将近毕业时,我们的恋情遭到了现实无情的冲击,双方父母强烈反对我们在一起。我们也曾努力过,也曾斗争过,可也许那时的爱情还不够坚强、不够执着,毕业了,我们的爱情也在父母的压力下结束了。

  从那之后,我和梓游便没有了联系,再后来,我就认识了老公,恋爱了,结婚了。人在幸福的时候是不会去回忆忧伤的往事的,只有在伤痛的时候,记忆的闸门才会打开,回忆才会像潮水般涌来

  因为那一通电话,我和梓游又见面了。梓游还是那样高大英俊、幽默开朗,而且还多了一份成熟。那天我们聊了很多,我说了婚姻的快乐与不幸,他也谈了自己感情世界的波折。我这才知道,我们分手后,和我一样,梓游也经历了一个痛苦的时期,后来听说我结婚了,过得很幸福,他这才彻底放下,在家人的安排下,和一个女孩组成了家庭。可他过得也不幸福,妻子多疑,整天吵闹,婚姻早就走到了悬崖边上。

  那晚,我和梓游都喝了很多的酒。也不知是出于对老公的报复,还是想弥补初恋的遗憾,鬼使神差地我跟着梓游去了一家宾馆。他吻了我,我没有拒绝……

  相约离婚,他却另有目的

  有了和梓游的那一夜后,我更加无法面对已名存实亡的婚姻,离婚的决心更加坚定了。而梓游也一再地对我说,其实他从没忘记过我,错过了前半生与我在一起的日子,他一定要用后半生去珍惜我、疼爱我、给我幸福。我相信了他,去年春天,我和老公办理了离婚手续。梓游也说到做到,只让我等了半年,就办妥了离婚手续。

  说实话,住到一起后,梓游对我很不错,他会早早地起床给我做饭,还会不时地制造一些浪漫和惊喜。可朝夕相处,我的心里还是多了一丝不安,我发现梓游和出轨时的老公一样有着许多神秘的举动,他总是背着我接电话,这让我感觉他似乎有事情瞒着我。

  终于有一天,真相大白了。那一天,梓游回来得很晚,一进家门就躲到卫生间里打电话。本来我是不想去偷听的,可内心烦躁不安,电视也看不进去,所以就蹑手蹑脚地躲到了卫生间门外。梓游说话的声音很小,可断断续续地我还是听到了一些诸如“我想你”、“爱你”等暧昧的字眼。我再也听不下去了,转身回了卧室,泪水顺着脸颊浸湿了枕巾。

  第二天,我偷看了梓游的手机,记下了那个号码。梓游走后,我打了过去,正如我猜想的那样,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当天晚上,我试探地问梓游,我们都离过婚了,那什么时候结婚呢。可梓游却找了一堆理由推托,还反问我,这样住在一起的感觉不是挺好吗?那一刻,我才彻底醒悟,虽然我和梓游都是万般辛苦才冲出围城的,可目的却各有不同,我是为了爱,而他是为了自由。

  如今,我还和梓游凑合地住在一起。也不知是怎么了,我没有了发现老公有外遇时的伤痛和分手的决心,我甚至没有告诉梓游我发现了一切,只是,我也不再相信爱情。

电话联系

  • 19861158808

扫扫有惊喜

微信扫一扫!